當前位置: 主頁 > 3頭中特公式規律 > 正文

盲人歌手杭州演出 多家酒店因同一原因拒絕其

作者:admin 來源:未知 瀏覽: 【 】 發布時間:2017-11-07 評論數:

  周云蓬1970年出生,9歲時失明,15歲彈吉他,19歲上大學,21歲寫詩,24歲開始四處漂泊。其詩歌《不會說線年度人民文學獎詩歌獎。

  熊熊是周云蓬心愛的導盲犬,和他一起生活、工作、旅游,每次這樣的演講活動現場或者音樂演唱現場,都少不了它的身影。

  熊熊一般都是安靜地趴在他腳邊,或者下巴靠著他的膝蓋,靜靜聽他彈唱,只要一首歌結束,它叼著皮繩滿舞臺晃悠,生怕絆到自己,在唱到共鳴部分時,熊熊會在臺上吼叫幾聲。除了周云蓬外,它永遠是最閃亮的一個。周云蓬曾開玩笑地說,以后沒有票房,就靠熊熊了,這叫“人仗狗勢”。

  不過就在前幾天,周云蓬碰到了一件郁悶的事——他自己在微博上表示,來杭前接連聯系了杭州四五家酒店,但是沒有一家愿意接受熊熊入住。

  我們經過各方了解,得知周云蓬后來通過朋友介紹,在一家短租平臺租下一間民宿,才讓自己和熊熊安頓下來。

  之前在北京,他也遇到過類似的事情,不過經過溝通后,酒店同意了熊熊的入住,還給熊熊準備了專門的臥榻,為此,他還曾在微博上特別致謝。

  導盲犬不是普通的狗,更不是寵物,它就是盲人的眼睛和助手——懂得很多口令,當裝上鞍具的那一刻,它就要工作了,可以帶領盲人安全地走路,當遇到障礙和需要拐彎時,會引導主人停下以免發生危險,幫助主人更順暢地參與社會。

  在沒有熊熊之前,周云蓬是靠拄著盲杖出行的,有一段他在南京馬路上走盲道的視頻,他拄著盲杖在盲道上走了一段路,但是很快就走不下去了,因為盲道上停著一輛又一輛自行車……

  “之前沒有用導盲犬,是因為自己生活居無定所,經常搬家,狗狗也會特迷惘,看到身邊的朋友在用,我覺得好奇。”周云蓬曾在一次采訪中說。

  為此,周云蓬特別去大連導盲犬基地,參加了為期40天的導盲犬使用培訓。頭一天,有媒體錄下了現場直播的視頻,這次訓練相當嚴格,要從理論和實踐兩方面考驗,必須在前期訓練都達標后,才能將導盲犬帶回家庭附近訓練。甚至接電話也要提前告訴馴導師,因為訓練中接電話,狗狗會覺得你不認真,那么它也就無所謂了。

  在學習了規章制度后,周云蓬被安排和導盲犬熊熊見面。這是一條金毛犬,雄性,生于2013年4月3日,首次見面,他伸手摸摸它的頭,再把放在手心,熊熊一看,馬上含嘴里,但在馴導員一聲令下“吐回去”,它又乖乖吐回去,一邊等著,一邊直勾勾地看著,直到馴導員說“吃吧”,它才會吃。

  熊熊第一次引導周云蓬走路去海邊,碰到臺階,它都會先踩上去,再停下來,等周云蓬跨上去,說一句“熊熊走吧”,它才接著走。熊熊算是導盲犬中走路比較穩的,不扭腰不扭,甚至連頭頂上的樹枝,熊熊也會往左偏一點,帶領周云蓬躲避障礙物。它聽得懂“靠左邊”“專心工作”等口令。

  我們從杭州市殘疾人聯合會了解到,目前杭州盲人在使用的導盲犬一共僅有三條,都是拉布拉多犬,一條在下城區,一條在蕭山,另一條不在主城區。

  為什么這么少?市殘聯工作人員說,導盲犬在大連導盲犬基地是免費領養的,但不是任何人都適合,一個是適配問題,還有一個是家里有沒有這個環境和資金來領養。

  大連導盲犬基地馴導員王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,養一條金毛導盲犬,每個月費用大約400元。導盲犬的澡要由認養的主人洗,金毛可以作為導盲犬,是因為這個品種的智商可以訓練成工作犬,另一方面其面相讓大多數人接受,但畢竟是大型犬,它要出入各種公共場合,還要考慮到周圍人能不能接受,盡管它完全沒有攻擊性。

  最終接納熊熊入住的這家民宿,位于杭州城西。從短租平臺上看到,這房子整套出租,75平方米,2室一廳,北歐現代風格裝修,669元一晚,房東是一名女設計師。

  昨天,我聯系上這位女設計師。她說,自己家原本是不接受寵物入住的,但僅限于周云蓬,因為他看不見,導盲犬是幫助他的。自己家里沒有準備寵物的東西,狗窩是周云蓬自帶的,她主要是與人方便。

  昨天,我們用電線家酒店,從三星到五星的都有,其中5家酒店明確表示不可以,理由是,衛生問題,房間里鋪的是地毯,很難打掃,再說酒店也沒有準備狗籠等。只有一家四星級酒店考慮了一下說可以,畢竟是特殊情況,能接受習慣較好的導盲犬入住。

  據了解,很多國家都對導盲犬給予了立法保護,比如澳大利亞在《反歧視殘疾法令》《伴侶動物法令》等法令中給予明確規定,這些工作犬可以進入商店、餐廳、酒店、飛機、公共汽車等任何公共場所,而通常寵物狗是限制進入某些公共場所的。

  不過目前在我國,導盲犬們還不得不面臨公共空間受限的各種尷尬,為盲人朋友排憂解難的作用難以得到充分發揮。許多公共場所,都會拒絕導盲犬的進入。

  “律師來了”簽約律師,浙江騰飛金鷹律師事務所房地產綜合部律師倪越卿表示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(2008修訂)》第五十八條規定:“盲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,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。”《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》第十六條規定:“視力殘疾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,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,公共場所的工作人員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提供無障礙服務。”

  上述兩個條文,對盲人攜帶導盲犬出入公共場所權利作出規定,雖然《民法總則》并未規定公共場所的概念,但是多部行政法規均認為賓館應當屬于公共場所,因此盲人可攜帶導盲犬出入賓館。

  但同時,上述法律、行政法規僅規定了盲人可攜帶導盲犬出入賓館,且應當遵守國家有關規定,賓館工作人員應當提供無障礙服務,但未明確規定,導盲犬是否可以和盲人共同入住酒店房間。

  盲人入住賓館,和一般人入住賓館相同,可以認為與賓館之間形成了合同關系,賓館作為合同相對方,需要為盲人提供相應的服務,同時,賓館作為公共場所的管理者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》第三十七條的規定:“賓館、商場、銀行、車站、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,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,造成他人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。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,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;管理人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,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。”還應當承擔安全保障義務。

  綜上,倪律師表示,導盲犬和視力障礙人士共同出入賓館的權利法律已經明確規定,但對于導盲犬能否和視力障礙人士共同入住賓館房間,法律并未明確規定,視力障礙人士進入賓館并辦理入住后,賓館應當對其提供相應的服務,保證其在入住期間的正常生活和安全,若導盲犬確實無法共同入住賓館房間,視力障礙人士也可與賓館進一步協商,對導盲犬作出妥善安置。

35选七开奖走势图